首頁>娛樂 > 正文

這兩年古裝劇的男主顏值,怎么越來越偏離主流審美了?

來源:互聯網 | 2019-12-17 10:14:07
  前幾天,一條微博熱搜讓飄飄陷入迷惑——  一夜新娘 男主  本以為是1818黃金眼類的獵奇新聞,點進去才發現,這羞恥度爆表的熱搜,竟是一部熱播劇的名字。 而它的男主,長這樣。  倒不是飄飄以貌取人

  前幾天,一條微博熱搜讓飄飄陷入迷惑——

  “一夜新娘 男主”

  本以為是1818黃金眼類的獵奇新聞,點進去才發現,這羞恥度爆表的熱搜,竟是一部熱播劇的名字。 而它的男主,長這樣。

  倒不是飄飄以貌取人,但說來也怪,這兩年的古裝劇,男主顏值越來越偏離主流審美。 遙想當年“南焦北古”“天涯四美”,無一例外是劍眉星目、長相周正的第一眼帥哥。

  看了他們,才明白“一見楊過誤終身”“世間再無李尋歡”所言不假。

  而現在? 拿最近熱播的《鶴唳華亭》《慶余年》《一夜新娘》來說,男主全是單眼皮、長臉盤,“三庭五眼”的標準,基本被無視。

  而原著描寫又多是“美男子”,使得很多書粉無法接受這“改頭換面”的選角。

但,隨著劇情深入,不少觀眾驚喜發現——

  顏值造成的落差,竟被他們用演技救回了不少!

  當下擁有這“整容式演技”的,都有誰?

  《鶴唳華亭》里飾演蕭定權的羅晉,肯定算一個。 原著小說里,蕭定權的相貌是這樣描述的: 他如此言笑晏晏,安靜坐在這里,整個人真如玉山一般溫潤秀美,即使不動也流光溢彩。 而羅晉? 長中庭,厚嘴唇,完全談不上秀美如玉。

  年紀也不符合——蕭定權的設定,是20歲的少年,但羅晉已經37歲。 別無它法,只能靠演技去盡力還原他不諳世事、陰郁敏感的心性。 天真,來自心底的仁善。 敏感,源于危險的環境。 蕭定權母后逝世,又不得皇帝親爹疼愛,還有大哥對他虎視眈眈。 在君臣提防、兄弟制衡、黨派互斗的權力場,他活得舉步維艱、小心翼翼。 只有在老師盧世瑜 (王勁松 飾) 面前,他才敢卸下防備。

  盧世瑜是儒學清流,一身傲骨,有學識有謀略,輔佐蕭定權十五年。

  對于蕭定權來說,老師不僅一定程度上彌補了“父愛”的缺失,甚至是他某種意義上的精神領袖。

  兩人有幾處飆戲的場景,面對王勁松幾近完美的表演,羅晉接得夠穩。 尤其是他對老師的幾場哭戲,演得格外動人——

  第一次得知老師意欲告老還鄉,他立刻燒了老師的“請辭書”,憋著眼淚,抽噎著耍性子: 我不會讓老師走的。

  第二次,他犯了錯,受到老師責罰教誨,此時又得知老師去意已決。 他害怕了,眼淚瞬間涌了出來,委屈地請求老師留下,訴說自己無人可依。

  隨后跑到老師面前,主動將戒尺塞到老師手里,像做錯了事的小孩,希望老師原諒他并且留下來。

  而最后一次,當老師為保護他而認罪自盡時,蕭定權多年的信仰轟然倒塌。

  目睹老師死去,蕭定權的內心是震撼的。 他完全沒有想到事態會演變到這個地步,只能木楞地抱著老師,當時的他,幾乎失去判斷。

  而隨著他開始慢慢消化老師已逝的現實,內心的無力感和愧疚感,才漸漸釋放出來。 老師死去當夜,蕭定權站在府中,雙目呆滯,眼神渙散,連身形都是塌的。

  然后他開始喝悶酒,眼淚一滴滴落下來,他尚有意識擦掉。 后來喝到雙眼通紅,青筋暴起,回憶起和老師過往的相處,不禁失聲痛哭。 扭曲的表情,寫滿了委屈和遺憾。

  然后縱身一躍,跳向水中,尋求片刻的安寧。

  這段戲羅晉演得實在精彩,感情層層推進,他都精準地踩在了點上。 就連導演,也被他感動落淚。

  至于外形的不符?

  早想不起來了。

  說完了愛哭的蕭定權,再來說說《慶余年》里愛笑的范閑。

  原著小說中,范閑是這樣的: 容貌俊美無雙,尤勝女子,生性淡薄陰柔,善良而腹黑,城府極深。

  而張若昀的長相,粗眉垂眼厚唇,可以說幾乎沒有一條符合陰柔美。

但,編劇王倦重新操刀,把他的人設改了一下——

  這樣一來,走“親民路線”的范閑,便不能按照原著“勝于女子”的絕美長相來選角了。

  而張若昀的犬系味道,為這種反差補上了缺口。

  一開始,范閑只想穿越到這個陌生的朝代走一遭。 不管是在弟弟面前賣弄智商。

  還是在父親面前撒嬌。

  ‍ 都是可愛有趣、透著一股吊兒郎當的勁兒。

  這層人設,和張若昀身上北京小爺的氣質十分融洽。 畢竟這時候的范閑,是個小富即安、小愛則滿的人。 面對十面埋伏的危險,他想遠離廟堂,出走京都,去過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 直到過命好友滕梓荊的死亡,激發了他的性格轉折。 就像王倦說的: 滕梓荊成了煙花,照亮黑暗,讓范閑明白,有些事,躲不過去。

  而由此引出的二場戲,讓飄飄見識到了張若昀的演技。 滕梓荊死后第二天,范閑得知監察院打算釋放兇手程巨樹。

  他憋著一肚子的火,直接沖到主辦朱格的府衙,意欲討個說法。

  此時他的眼神,帶著憤怒和不服。

  朱格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應付他,說放掉兇手是為了避免兩國交戰。 然后勸范閑以大局為重,死的不過是個護衛,不值得。

  朱格這番話,不僅與范閑現代思想中的人權觀念完全背離,更是直接無視范閑母親當年在監察院門口立下的“人該生來平等,并無貴賤之別”的立院之義。

  范閑感到失望,這種情緒轉而演變成憤怒,他重復反問朱格的話——

  只不過是個護衛?

  跟著,情緒的沸點爆發,將朱格罵得啞口無言——天理何存?

  后來朱格索性不與他爭辯,直接下令不得交出犯人。 范閑心灰意冷,眉頭一皺,淌下一滴眼淚,咬著牙叩問朱格的良心。

  朱大人,你可心安?

  如果說這場戲是“放”,那么下場戲,重在“忍”。

  從監察院碰壁后,范閑決定在程巨樹被押送出城的路上,當街行刺,為滕梓荊報仇。

  不料,在打斗途中,滕梓荊的兒子突然出現,還向程巨樹打招呼。

  范閑見到滕子,一下緊張起來,立刻將手中的刀收回身后。

  程巨樹看到滕子,笑著向他走去。 他抹了抹手上的血跡,摸了兩下滕子的頭。

  范閑擔心他要濫殺無辜,急忙讓他住手,并答應放他離開。

  程巨樹沒有傷害滕子,轉而繼續與范閑搏斗,但還未過招便被范閑一刀擊殺。 臨死前,范閑問程巨樹為何不利用小孩,替自己謀條活路。 他告訴范閑:

  我出生以來 見我面者 有恐懼、有厭惡

  要么求我殺人 要么退避三舍 請我吃果子的 只有他一個

  程巨樹曾受小孩“一梨之恩”,或許想到自己殺害了他的父親,心有不安。 唯有以命相抵,他才能還上這筆債。

  那記摸頭殺,是他對滕子溫柔的道別。

  殺手和小朋友的友誼,范閑對小朋友的保護,讓三個人的形象瞬間豐滿。 此時監察院的人趕到,將范閑制服。 他沒有反抗,眼含熱淚,顫抖著吼著滕子的名字,命令他“往前走,別回頭”。

話不多,鏡頭表現卻完滿——

  不想讓小孩看到自己擊斃其殺父仇人的血腥場面、想保護小孩和大塊頭之間的友誼幻想,兩重層次都展現得很好。

  其實看著看著,飄飄就發現,這種“整容式演技”,比之單純的皮囊的契合,更有解讀余地。 比如開頭提到的,《一夜新娘》的男主,秦尚城 (袁昊 飾) 。

  這劇和前面兩部劇相比要輕松很多,沒什么家仇國恨、爾虞我詐,就是純甜戀愛劇。

  但你看,袁昊的長相第一眼怎么也撐不起“高冷腹黑”的甜寵劇男主。

  太接地氣。

  一般長相與人設不符,最大的問題在哪?

  ——出戲。

  比如長得鄰家卻強演絕色美人,原定的他人反應就顯得很突兀。

但,而“整容式演技”的關鍵點就在于——

  如何靠演技,使人物行為和他人反應合理化。

  接地氣長相的袁昊如何使“俊美高冷島主獨寵嬌妻”的人設立起來? 舍棄“耍帥”,專攻“蘇”。

  初次登場,他飾演的海盜頭目秦尚城沒有一呼百應的排場,只帶著一個手下,去青樓尋找仇家。

  面無表情,四下打量。

  淡定控場,蘇。

  報仇途中,被行俠仗義的花溶攪了局。

  秦尚城誤以為花溶是仇家同伙,便將她帶回島上。

  上島沒多久,花溶打抱不平的性子又出來了。 對她的多管閑事、挑戰權威,島主一開始還有些兇狠、冷漠。

  但日漸相處之后,他漸漸對花溶動了感情。 兩人獨處時,也多了一些竊喜的暖意。

  前后反差萌,蘇。

  花溶為騙取地圖,假意答應他成婚,然后在婚禮當夜,逃離海島。 花溶逃婚之后,島主魂不守舍,決定尋妻。

  后來他們發現花溶沒死,身邊還有了護花使者。 醋意大發的秦尚城,從高冷秒變二哈,一邊對情敵戒備連連,一邊對花溶竭力討好。 花溶罵他不要臉,就回“那求娘子賞個臉”。

  花溶嫌他不溫柔,就變著法子送溫暖。

  雖然看著追求過程很霸道,但那是他撐住島主面子的護身符。 哪怕秦尚城武功超絕,但自從逃婚一事后,他開始懂得尊重女性,從不強迫花溶,也不胡亂耍帥。 就是努力投其所好,暗中默默保護。

  所以……誰能不真香呢。

  發現了嘛?

  一部戲成功與否,演員顏值固然很重要。 符合人物的選角,會給觀眾更快的代入感,也更容易被市場關注。

  比如暑假大爆的《陳情令》,若不是有顏值在線的兩位主演撐著,不會火到今天這個程度。

  但和顏值的“第一眼”定調相比,“整容式演技”通過“第二眼”反轉,改變觀眾先入為主的態度,才更見本事。

  比如去年《香蜜沉沉燼如霜》,開播時無人看好,卻靠著楊紫和鄧倫的演技,低開高走完成逆襲。

  所以,我們在挑劇的時候,不妨暫時放下審美眼鏡,或許還能淘到意想不到的驚喜。

  而如果僅因為男主顏值勸退了,反而是你的損失。

上一篇: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新規定:明年起網劇可參與評獎
下一篇:濾鏡滿滿的臺版《惡作劇之吻》,其實壓根沒拍出原漫畫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