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商業 > 正文

大公國際插手網貸評級遭遇信用滑鐵盧 被疑不專業

來源:法治周末 | 2018-08-22 09:25:09
在求情信發出的第15天,關建中終于等來了監管部門的回信。8月17日,在證監會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新聞發言人常德鵬公布了對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公國際)的處罰決定,暫停大公國際證券評級業務一年

在“求情信”發出的第15天,關建中終于等來了監管部門的“回信”。

8月17日,在證監會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新聞發言人常德鵬公布了對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公國際”)的處罰決定,暫停大公國際證券評級業務一年;同日,中國銀行(3.510,-0.01,-0.28%)間市場交易商協會(以下簡稱“交易商協會”)也發布公告稱,決定給予大公國際嚴重警告處分,責令其限期整改,并暫停債務融資工具市場相關業務一年。

據此前媒體報道,作為掌舵者的大公國際董事長關建中曾在8月2日向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遞交文件,認為“交易商協會對大公的不當處罰將引發系統性風險”,并“請求易綱行長能關注此事”。

顯然,兩份罰單的“回應”并未讓關建中遂愿。大公國際也于被罰當天在其官網發布消息稱,其對發展過程中出現的風險管理問題表示歉意,將在監管部門的指導幫助下,按要求逐項對照、徹底整改。

以價定級,評級背離獨立原則

交易商協會的公告指出,2017年11月到2018年3月間,大公評級在為相關發行人提供信用評級服務的同時,直接向受評企業提供咨詢服務,收取高額費用,嚴重背離獨立原則,為銀行間債券市場相關自律規則所禁止。同時,在交易商協會業務調查和自律調查工作開展過程中,大公評級向協會提供的相關材料存在虛假表述和不實信息。

常德鵬也在發布會上表示,近日,北京證監局聯合中國證券業協會對大公國際開展了專項現場檢查。現場檢查發現大公國際存在四大問題:一是大公國際與關聯公司公章混用,內部控制機制運行不良,內部管理混亂;二是在為多家發行人開展評級服務的同時為發行人提供咨詢服務,收取高額費用,有違獨立原則;三是部分高管人員及評審委員會委員資質,不符合要求;四是個別評級項目底稿資料缺失,模型計算存在數據遺漏等。

金融數據與分析工具Wind數據顯示,2014年以來,截至2018年8月17日,共發生213起債券違約事件,其中有債項評級的事件有111起。而自2014年以來的所有債券違約事件當中,評級機構為大公評級的違約事件有13起。

例如,發行人為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的“16凱迪債”,于2018年6月1日發生實質違約,對于該債券,大公國際在2016年5月24日給出的首次評級為AA;直到2018年6月5日,大公國際才將“16凱迪債”的評級下調至C。

此外,據相關媒體報道,2017年下半年,“新光債”出現主體流動性問題,被市場視為垃圾債,中債估值收益率一路上行。在債券收益率畸高的背景下,2018年3月,大公國際上調新光的主體評級至AA+,市場一片嘩然。

“大公國際內部有一份營銷名單,主要是針對AA信用評級的企業,這些企業如果想把評級調到AA+,只要支付約1000萬元購買大公國際的數據數據管理系統就可以。”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

北京大學新金融和創業投資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文告訴記者,目前在評級市場“以價定級”現象時有發生,嚴重影響信用評級行業的公平與公正。在征信管理條例、《信用評級業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等文件中都明確要求,信用評級機構和從業人員應保持獨立性。

去年年底,交易商協會公布2017年信用評級機構排名時,也曾對大公國際等5家有資質的評級機構作出點名批評,認為這5家機構在評級結果的風險揭示性、評級報告質量、評級服務質量等方面與投資人需求仍有一定差距,投資人及市場專家對評級質量的評價整體偏低。

“插手”網貸評級被疑不專業

值得一提的是,自稱“擁有政府監管部門認定的全部評級資質,能夠對中國資本市場除國債外所有債務工具和參與主體進行信用評級”的大公國際,也曾參與互聯網金融行業的評級。

2015年1月21日,大公國際旗下的大公信用數據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公數據”)發布了266個網貸平臺黑名單和676個預警名單。

這份名單一經發出就備受質疑,陸金所、拍拍貸等知名平臺和一些已經爆雷的平臺同時出現在預警名單中。彼時,北京網貸協會也提出質疑,認為大公數據尚未說明相關的數據獲取與更新機制,亦未披露評價模型的可信度及歷史數據擬合情況。

“大公數據當時做網貸評級的評級人員基本都是剛招進去的本科生,選了些維度就開始評了,不了解行業,很不專業。”上述知情人士告訴法治周末記者。

面對種種質疑,大公數據并未理會。半年后的2015年7月,大公數據以涉及“信息披露不充分、償債能力無法評估等關鍵問題”為由,再在黑名單上增加40家網貸平臺。

“裁判者”沒當多久,大公國際又當起了“運動員”。2017年5月3日,大公國際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告籌備三年的絲路互金網正式上線運營,運營主體為恰為曾經的網貸黑名單“出品方”大公數據。

關建中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介紹說,絲路互金網會扮演“金融警察”的角色,不僅要做數字化評級,還要“為中國7000多萬中小企業解決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對于絲路互金網上的“借貸產品”,大公數據原總裁徐志鵬坦言其涉及債務人、債權人雙方資金交易,具備P2P平臺特征,應該歸屬為P2P網貸。

事實上,徐志鵬已于2015年11月從大公數據離職,他曾直言:“大公國際在2015年發布的網貸評級報告,將200多家業內平臺拉入黑名單或預警名單,為了給自己上線‘絲路互金網’鋪路。”

“滑鐵盧”之后

而在網貸評級市場中,除了大公數據存在關聯平臺外,最為著名的便是網貸之家和其“兄弟”公司投之家(后經股權變更已無直接關聯)。

“7月份投之家突然爆雷,為其背過書的第三方評級機構網貸之家的公信力瞬間大打折扣,也有不少投資人因此對網貸行業的信心崩塌。”百舸新金融智庫研究員西之園說,拋開網貸之家與投之家的恩怨不論,網貸之家每月公布的當月網貸平臺綜合評級報告是有一定參考作用的。

“網貸市場不像債券市場存在強制評級,由于各家評級機構的評級體系不一,缺乏統一性、科學性、客觀性,對于評級是針對平臺還是債權項目,也是不清晰的,如果平臺是純信息中介的話,對平臺評級的指標就是透明度、公司治理等,而要從還款意愿等指標判斷的話,就應該是針對項目進行評級。”陳文舉例說,對于爆雷平臺,網貸之家已將其從評級排名中剔除,而網貸天眼則并沒有進行下架處理,甚至部分爆雷平臺還占據排名前80的位置,例如,已發布清盤兌付方案的愛錢幫,在網貸天眼上雖標注了提現困難,但其相應排名不降反升,上升了8位。

對此,西之園認為,由于評級機構采用的量化評級模型為多個指標程序化而成,是模型就肯定會有缺陷,單個數據質量的欠缺、行業出現大幅波動等情況都有可能加劇其預測的不準確性,導致評級結果出現部分失靈的情況。

網貸天眼副總裁李光耀則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指出,目前看到的這份評級榜單是7月發布的,主要參考的是網貸平臺6月的數據和輿情,新的評級將在近日推出,評級排名會減少到50個,對于維度和權重都有調整,將主要增加待收規模和信披的權重。

“評債權很難,需要行業出臺相關標準才可以。如果出臺了相應標準,評級機構可以根據標準開展相應業務。”李光耀補充說。

如果說因網貸市場評級缺乏統一標準,大公國際所作的評級存在爭議在所難免;那么,大公國際在其更專注的債券評級中遭遇“滑鐵盧”則似乎很難被原諒。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此次監管部門對大公國際實施處罰,是規范國內評級市場非常重要的舉措,也是非常及時的提醒,有利于大公國際及其他評級機構汲取教訓、堅持把“信用”二字置于企業短期效益的前面,共同促進國內信用評級市場的健康發展。

相關熱詞搜索:滑鐵盧大公信用

上一篇:擁有“王炸”的三星 為何卻把一手好牌打爛了
下一篇:香飄飄液體奶茶毛利遠低于老款 經銷商稱“難賣”因定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