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旅游 > 正文

“京北第一草原”旅游扶貧 從做減法開始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9-12-18 07:42:34
走出白色的帳篷,藍天、白云、青山、碧水盡收眼底,熟悉了都市氣息的鼻子能敏感地嗅聞到大自然的清新——一座精心打造的帳篷酒店,每年旅游季節都會在小北溝村旁開門待客。這數十頂依山露天搭起的精致帳篷,已成

走出白色的帳篷,藍天、白云、青山、碧水盡收眼底,熟悉了都市氣息的鼻子能敏感地嗅聞到大自然的清新——一座精心打造的帳篷酒店,每年旅游季節都會在小北溝村旁開門待客。

這數十頂依山露天搭起的精致帳篷,已成為京津乃至全國游客追捧的“網紅”打卡地。在旅游旺季,每頂帳篷每天價格可高達1880元左右。“您還別嫌貴,最少要提前一到兩周預訂。”小北溝村一名年輕村民笑著說。

“這叫‘野奢’!”小北溝村黨支部書記于存永自豪地對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說,“來這里的游客不喜歡亭臺樓閣,更看夠了高樓大廈。”于存永是村里第一代“北漂”,在他看來,什么都不如小北溝的“原生態”。

“‘京北第一草原’發展旅游不是做加法,而是先做減法!”這名“河北省旅游扶貧示范村”的當家人,一語道出當地人發展旅游的經驗之談。

近日,由中國青年報社、網易嚴選和晴朗傳媒組成的公益扶貧拍攝團隊來到河北省豐寧滿族自治縣,青年歌手霍尊作為社會觀察員,一同探訪了有“京北第一草原”之稱的豐寧壩上草原,與當地干部群眾共話旅游扶貧。

地處燕山北麓和內蒙古高原南緣的豐寧滿族自治縣是國家扶貧工作重點縣,生態環境脆弱。南接北京的豐寧還是京津生態屏障和重要水源地,潮河、灤河兩大河流分別注入密云水庫和潘家口水庫。

多年來,這個貧困縣試圖求解經濟發展和生態保護之間的關系。隨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深入人心,經濟發展和生態保護不再需要二選一,豐寧人開始思考:在生態保護中助力脫貧攻堅,在脫貧攻堅中提升生態保護。

位于豐寧壩上草原景區核心地帶的小北溝村,2014年貧困發生率高達82%,有貧困人口260戶、693人。

就在那年,小北溝制定了旅游發展規劃,提出“三年小發展、五年大發展、五十年可持續發展”的“三步走”目標。于存永和村民們知道,要實現小北溝旅游的“三步走”,最大的支撐正是生態。

“我們這里無霜期只有85天,一畝地就產100多斤糧食。”養羊曾經是村民最大的“富業”。當時,全村羊存欄量達到10萬只,于存永家養了700只。

小北溝村保護生態、發展旅游的“減法”就從養羊開始。幾年下來,整個村子沒有了規;B殖。與此同時,小北溝草長了、林密了。小北溝村民還在原有1.2萬畝原始次生林的基礎上,栽下了兩萬畝野山杏、120畝高鈣果、50多畝藥材……

記者到訪時,豐寧的旅游旺季已接近尾聲,但小北溝的原生態之美依然動人:植被層次分明,色彩豐富,深淺各異的黃、紅、綠,仿佛是大自然打翻的調色板;作為灤河源頭之一的11個泉眼日夜不息,在村邊匯成了一條長約17.5公里的小河……

“去年至少有10萬名游客光顧村子。”于存永告訴記者,現在村里有農家院46家,床位2500張,僅旅游收入一項就達500萬元。

而今小北溝村像一個繁華的市鎮,臨街的土產商店、特色農家樂鱗次櫛比,賣烤全羊、牛肉干等土特產的漂亮牌匾則是商家打出的亮麗名片。2018年,被評為“河北省旅游扶貧示范村”的小北溝整體脫貧出列。

如今,村民們把目標鎖定在國家AAAA級景區。于存永解釋說,成為AAAA級景區不是為了賣門票多賺錢,而是要將整個村莊通盤規劃、整體發展,讓小北溝的“原生態”更加環保綠色。“到那時,游客進村游覽都要乘坐綠色無污染的電瓶車。”今年11月,小北溝村生活污水處理項目正式投入運行。

“發展旅游首先要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堅決守住生態底線,堅持合理有序開發。”豐寧滿族自治縣縣委書記方志勇對記者強調道。

為了坐穩“京北第一草原”的寶座,豐寧正是從“做減法”開始發力:馬匹管理日趨規范,草地摩托有效遏制,通過環保立法聚焦禁牧問題……

今年5月,全國首個縣級“封育禁牧條例”《豐寧滿族自治縣封育禁牧條例》由河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準。豐寧還先后制定了《旅游精準扶貧規劃》《全域旅游扶貧示范村(戶)創建標準的實施細則》。

目前豐寧林地面積已達753萬畝,森林覆蓋率達57.5%。2018年,豐寧全年累計接待游客246萬人次,同比增長11%,收入14.6億元,同比增長14%。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樊江濤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12月18日 08 版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文旅品牌活動成大同旅游增長“助推器”
下一篇:美麗合肥,養人之城——2019合肥文化旅游武漢推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