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來源:觀訊新聞2020-05-18 13:49:42
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臺州市路橋區政府

本站訊 前不久,媒體接到群眾的實名制舉報,聲稱浙江省臺州市路橋區,一個已有二十年歷史的省級龍頭企業,慘遭腐敗分子的扼殺,他們勾結社會上的不法分子,置國家的法律法規于不顧,對龍頭企業的花農大打出手,使該企業無法經營,廣大花農苦不堪言。2020年5月10日,記者一行來到臺州市路橋區亭嶼村深入調查采訪,核實全部經過,并收集了大量圖片、錄音、視頻資料。

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花農代表的求助信

5月11日上午10點半,臺州市路橋區亭嶼村村委會主任陳玉順接待了記者,并介紹了該村2000年至今20余年的發展歷程,同時提供收集到的大量圖片、視頻資料。

據陳玉順介紹:2000年以前,該村村民大都從事廢舊機械拆卸,廢機油,重金屬,洋垃圾廢棄物污染了近千畝的土地,根本無法耕種。2000年,前任路橋區區長王茂林組織領導大家,招商引資,改變思路,變廢為寶,在這片極度污染的廢棄地上奮發崛起,從廣州引進花木種植,廣大村民眾志成城,同心同德,短短幾年的功夫,就使原本嗅氣沖天的廢棄地上百花吐艷 四季流芳,一個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并重的新氣象在這里萌生,在這里崛起。2004年,該村被臺州市政府授予臺州市綠苑藝場省級農業龍頭企業的光榮稱號,中科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協作單位,省級精品花木園基地等。殊多榮譽吸引了電視臺,各家媒體爭相報道,亭嶼村的龍頭企業倍受省、市級領導的贊譽和廣大群眾的好評,它像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臺州市的大地上。

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然而好景未能持久,從2019年至今,現任臺州市路橋區政府和峰江街道辦事處個別人,出于利益的驅動,竟然知法犯法嚴重瀆職,對這樣好端端的龍頭企業大打出手,利用他們手中的權力,尋找種種不成理由的借口,粗暴干預擾亂花農們的正常種植經營,強行拆除經營房屋50余間,被拆除的房屋分文不給賠償,不計其數的大棚胡亂圖畫了“拆”字。這些經營房子和大棚都是上屆領導統一為花農規劃建造的,便于花農種植經營管理。被強行拆除后,現在花農們已經無家可歸;企業大門設障被封,被隨意停水、停電、堵截道路,不讓經營花木的車輛通行,一些保安被指派在此越權指手畫腳……

被逼無奈的花農們一次次的向村委會反映,向街道辦事處、區里、市里上訪,結果是官官相護相互推脫,有的信口開河,花農毫無辦法。陳玉順十分同情大家,也多次找上級領導反映群眾的心聲,先后找了峰江街道辦事處的王國玉書記、農辦副主任黃宗澤、路橋區組織部繆部長等等,他們回答說:“你別管此事!”可是,面對這樣大的事,村主任能不管嗎?

一位退休的前園林局老干部(科長)柯某某對亭嶼村龍頭企業的變遷十分清楚,對當初區長王茂林領導下亭嶼村引進種植花木輝煌時期的情況和現任領導肆意扼殺龍頭企業的做法了如指掌,他也曾經誠懇的向領導反映大家的愿望,但是對方的回答依然是:“你不要管這些事!”柯某某對現任領導的做法十分憤怒,他氣憤已極的說: “他們簡直比黑社會還黑!”

……….

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大 門 被 封 (經營車輛無法進出)

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道路被堵截

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村委會主任也不知道哪里來的保安在“跨界違規執勤”。

花農的生意遭受極大損失,精神上受到摧殘,個個義憤填膺,人人怨聲載道,省級農業龍頭企業被蒙上了一層陰影,失去了往日的光環。

花農們說:他們是按照前任政府的要求簽訂的協議,立了合同,這是受法律保護的,這些合同,協議卻被他們單方面撕毀肆意踐踏,這是犯法行徑,必須追究!

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續簽合同日期:2014年8月——2029年12月,承包期15年。

采訪中,花農們告訴記者:2016年,上級補貼龍頭企業的種植戶90萬元的款項,卻被區政府、辦事處領導克扣了,直到花農多次上訪,他們才答應分三次補給花農,一次補貼過后,花農問:下面的60萬元何時能給?回答說:“政府何時有何時再給!”至今又已過4年了,此事還是杳無音訊,難道這些領導不知道?顚S玫牡览?顯然,這批款項已經被挪用了或者流進了個別人的私囊。拖延給付和挪用公款是一種違規犯罪行為,尚若花農不上訪,這批錢會到哪里去呢?

究竟是什么原因,讓現任區政府和街道辦事處的干部如此處心積慮?明知是違法行為,卻硬要拼命扼殺前任領導精心打造的樣板——省級農業龍頭企業呢?我們不妨認真看看黑幕中的丑惡表演:

2019年,個體爆發戶周萬春,不惜重金收買路橋區政府個別腐敗領導,作為自己的保護傘,以巨額資金建造了所謂的“臺州花木城”,據悉,建造花木城占用基本農田43畝有批文,但是將近400畝基本農田被用于大棚建造卻沒有批文,道路硬化也是不允許的,這是不折不扣的瀆職和違法犯罪行為,誰如此大膽?到底是誰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為周萬春作保護傘?有關部門嚴重不作為甚至瀆職庇護犯罪行徑必須追究!那位領導大人知法犯法行為更要追究。

再看看利益熏心的周萬春的暴利行徑,因周萬春急功近利,嚴重違法違規經營,所以屢遭慘敗。2019年5月、10月、2020年1月,三次招商過程中,他分別以每畝每年18萬元,16萬元 ,5萬元的租金向外出租,卻均以慘敗而收兵。

這里需要指出的是:

1)十分昂貴的違法租金違反了市場規律,沒有人愿意租,亭嶼村花農簽訂的協議合同時是:第一年每畝地租金1000元,第二年每畝地每年2000元,第三年每畝3000元。而周萬春開的價卻是天文數字,所以遙遙無期未能如愿。

2)租金的制定倘若不經過物價部門審批都是非法的,必須追究物價部門的瀆職罪,追究周萬春的違法犯罪責任,追究周萬春的幕后屁護者。這是周萬春非法暴利運營的必然,自食其果。

3)沒有眼光盲目投資,一個小小的臺州,有多少承受能力?市場飽和度是多少?原來已經有20年歷史的近千畝龍頭企業花木園,繁華似錦的經營著,暴利熏心的周萬春又重新非法建造一個臺州花木城,形成了惡性競爭惡性循環,他懂嗎?

記者隨意拍攝了周萬春臺州花木城的攤位,絕大多數攤位沒有租出去,個別租出的攤位客戶人員稀少,有的空無一人,蕭條冷落。

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投巨資建造的花木城大樓

浙江臺州:省級龍頭花木企業慘遭毒手誰是幕后黑手?

客戶在哪里?老板在哪里?

周萬春招商失敗后,馬上把目標集中在亭嶼村龍頭企業的花農身上,他不擇手段串通路橋區政府和峰江辦事處的個別領導為其作保護傘,又讓一些人充當一只只伸向善良人們的打手,通過政府的權利,妄想搞垮龍頭企業,把龍頭企業的花農驅趕到他非法新建的“臺州花木城”,被周萬春所用,這便是龍頭企業慘遭厄運的真正內幕。黑手是誰,不言而喻。

對于事態的發展,媒體將密切關注。記者在此呼吁全社會,積極為前任領導精細打造的龍頭企業鳴鑼開道,保駕護航,還龍頭企業里廣大花農一個公道,使得不法分子腐敗分子伏法認罪。對于此事,媒體將跟蹤報道。(記者原野)

來源鏈接:http://www.chinanewsnorth.com/ruishi/1688.html

[ 保府都市網編輯:鴿子 ]
大家乐湖北麻将下载 p2p理财平台前三位 百度理财平台入门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当时 北京快中彩k线图 陕西11选5中奖规则 亿富配资 广东11选5任2全天计划 淘财网 彩票投注平台网站 中彩网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